led燈設計 led照明設計
led燈設計
led照明設計
led燈設計
led照明設計

產品知識  Product Knowledge

第二次世界大戰

1939年9月1日,德國納粹入侵波蘭,第二次世界大戰開打。

早在二戰開打前,希特勒就對周遭國家展開一系列的小規模挑釁,這讓總裁安東和財務長法蘭斯感到不安,他們似乎聞到另一次大規模戰爭的味道。於是,在法蘭斯的規劃下,飛利浦總公司從發源地安荷芬轉移到位於加勒比海裡由荷蘭殖民的庫拉索(Curacao),維持公司的荷蘭籍;公司的重要資產,也相繼轉移到倫敦與紐約,成立信託進行管理。

大戰爆發,安東知道需要年輕的領導者來帶領公司度過又一次的戰禍,他必須退休了。原本屬意的接班人弗裡茨此時年僅卅一歲,依然太過年輕,安東還是認為弗裡茨無法在這個動盪的時代裡扛下重任;最後,他選擇了女婿法蘭斯成為繼任者,成為飛利浦公司的第三任總裁。第一代的「老男孩們」正式退出了飛利浦。

1940年,法蘭斯認為德國很快就會侵略荷蘭,因此他早已將大部份的生產設備運送到海外;5月10日,納粹對比利時與荷蘭同時發動閃電戰,僅僅一天,荷蘭就淪陷了。法蘭斯試圖將安荷芬剩下的資產運送到西部準備渡海,但是在德國的傘兵監控下,幾乎是寸步難行;最後,他只能將部分的研發設備藏起來,然後在5月13日,安東夫婦與法蘭斯一家人和幾個重要幹部及其家族,搭上兩艘荷蘭小船,在護衛之下逃往倫敦,輾轉前往美國避難。

留下來打理安荷芬工廠以及照料員工的,是安東的兒子弗裡茨。弗裡茨被交付的命令是:「讓公司在納粹佔領期間存活下來」。簡單說,就是保障員工的性命以及他自己的性命。身為筆者的我,不明白是什麼樣的父親會讓自己的兒子留下來面對戰爭,我也不相信企業的存亡會比至親的性命重要;姑且不論兒子身處危難之中,年邁的父親即將經歷的逃難生涯,也令人不免擔憂。此次一別,可能成為永別;我相信,這對安東以及弗裡茨這對父子來說,都是個無比艱難的決定。

最黑暗的時刻,安東離開了,弗裡茨是他留下的一點希望。也因為這點希望,保存了飛利浦以及數百條人命,也保存了黑暗中難得的人性光輝。


二次世界大戰開打,荷蘭鹿特丹被德軍轟炸,幾乎被夷為平地。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弗裡茨的名單

德軍的坦克車和步兵團很快就來到了安荷芬。弗裡茨這位僅存的飛利浦家族成員,被傳喚到納粹指揮官眼前,宣佈對希特勒元帥的效忠。弗裡茨毫不抵抗,照做了。弗裡茨向納粹軍官保證,飛利浦工廠會為元帥效勞,繼續生產各種燈泡、無線電、真空管、以及工業物資,供應給德軍,納粹軍官很滿意弗裡茨的服從;沒過多久,弗裡茨的工廠裡面被納粹發現有許多猶太工人,正在實施種族清洗的納粹德軍,將382名猶太工人逮捕,準備送到惡名昭彰的集中營去。弗裡茨趕往納粹軍營,使出渾身解數去說服納粹軍官:「這群猶太工人不是普通的工人,他們都是技藝精良的技術工;如果工廠少了他們,將陷入嚴重的停擺」。對工業生產一竅不通的德軍,在弗裡茨的堅持下,只好釋放這些猶太人;但交換的條件是弗裡茨必須保證提供德軍物資的生產線可以順利運作,否則被送去集中營的將會是弗裡茨自己。就這樣,飛利浦工廠、員工以及弗裡茨自己,在納粹的統治下堅持了過來。直到1943年,工廠終究還是發生了罷工和暴動,負責人弗裡茨被送往集中營關了四個多月。


在安荷芬市中心的市集,矗立了一位風度翩翩的老者雕像,這位是弗裡茨先生,他曾經在二戰中拯救了382位猶太人的性命。

頂天立地也好、苟延殘喘也罷,弗裡茨總算是熬過了集中營的苦難被釋放出來了。而荷蘭飛利浦公司,也在戰禍中繼續苦撐下去。1945年5月5日,德國簽下了無條件投降書,荷蘭終於被解放。

飛利浦的象徵與傳奇

大戰結束時,時任飛利浦總裁的法蘭斯‧奧頓,積極地與荷蘭政府討論將海外公司遷回安荷芬市的細節。在那個戰亂的年代,人民對於老事物特別懷念,他們想念一切能夠代表荷蘭繁榮的象徵;那個象徵就是安東。

1945年11月,安東與家族成員乘船回到了荷蘭,帶著裝滿衣服、鞋子、民生物資的貨櫃,回到了安荷芬市並分配給居民,或者說是他的子民們,安荷芬市是因為飛利浦而存在的城市。市民們揮舞著荷蘭國旗,穿著橘色的服裝,高舉著安東的照片,上街遊行慶祝。遊行的隊伍甚至拉起一塊布條,上面寫著:「事情漸漸好轉了,安東.飛利浦回來了」。

當年被藏匿起來的研發設備和資產順利躲過納粹的摧殘;如今,在總裁法蘭斯的主導下,飛利浦很快就重建起來。浴火重生的飛利浦找回了活力,在戰後重建的年代,他們推出了許多新的民生電器,包含燈泡、收音機、電動刮鬍刀以及電視機。1949年,年邁的安東健康狀況急轉直下;幸運的是,他多活了兩年,在他有生之年,見證到飛利浦的復甦。1951年10月2日,他在飛利浦生產的電視上觀看了荷蘭國內第一場電視轉播;五天後,與世長辭。超過八萬人走上街頭,哀悼地在街道兩側,目送安東的送葬隊伍以及這位傳奇人物的最後一程。


1951年,在安荷芬車站前,舉行了安東.飛利浦紀念雕像的揭幕儀式

安荷芬市的弗裡茨先生

1961年,弗裡茨接任法蘭斯的職務成為第四任飛利浦總裁。飛利浦推出了第一款成功的商業錄音卡帶、收音答錄機;接著,推出了錄影帶和錄影機。此時的飛利浦,競爭與合作的對手已經不再是通用電氣、歐司朗或是西門子,而是遠在日本的新興企業,東芝(Toshiba)索尼(SONY)

1971年弗裡茨退休,但是依然為荷蘭與歐洲的工業發展不遺餘力。他很有遠見地意識到日本的崛起,主動邀請日本企業與歐洲和美國的企業組成圓桌會議,時常交流產業意見,避免惡性競爭。這個圓桌會議叫做「考克斯圓桌會議(Caux Round Table)」。這個會議樹立起商業道德的規則,也就是「商業應該回歸到商業的本質,國家不應該用貿易手段來打擊他國的產業」;此外,這個會議也制定了一系列的道德倫理規範,成為公司職員必讀的規範,而這些規範後來成為商學教育的一環;如今,商學院裡多了一門倫理與道德的必修課程。

弗裡茨活了整整一百歲,他的一生充滿傳奇也令人尊敬。他總是和善地對待每一個人,對董事會和低層員工投以同樣的尊重;他在世期間,不只帶給了安荷芬市就業機會,還創辦了學校並興建了各種設施,讓安荷芬市從一個小村莊變成讓人驕傲的城市。安荷芬市的人民們相當喜愛他,尊稱他為「弗裡茨先生(Meneer Frits)」。

飛利浦公司創辦了安荷芬市的職業足球隊「安荷芬PSV」,曾在1988年得到歐洲冠軍杯。在弗裡茨一百歲的時候,經常到位在安荷芬市的主場來看球賽。他從來不坐在貴賓室包廂,而是坐在D區22排43號。2005年12月5日,他因為跌倒造成多重併發症而過世;隔天晚上,PSV在賽前,全場默哀致意一分鐘,並且宣佈D區22排43號將永遠空下來,紀念這位忠實的球迷也就是安荷芬市的弗裡茨先生。


PSV在主場向永遠的球迷,也就是安荷芬市的弗裡茨先生致意。圖片來源:frontpage.fok.nl

與台灣的機遇

1974年,飛利浦和索尼一起發明了光碟,在1979年,飛利浦向世人發表了第一張音樂光碟。


1979年,飛利浦發表了公司歷史上最重要的發明:光碟片。圖片來源:BBC

1985年9月,當時行政院政務委員會李國鼎邀請當時擔任工研院院長的張忠謀,請他針對如何提升台灣半導體產業以及設立一家新的大型半導體公司計劃提出建議,張忠謀經過仔細審查當時全球半導體產業狀況,決定發揮台灣最大的競爭優勢也就是「製造優勢」,提出的建議裡最有可能成功的方案就是成立一家專業積體電路製造服務公司。此項建議獲得行政院支持並決定出資48%資本額來成立台積公司,其餘52%為自籌,以避免公司成為國營企業,而行政院也要求必須先找到一個擁有半導體技術的國際知名企業為第二大投資者;在籌備小組與張忠謀的努力之下,順利在1986年尋找到願意參與投資的荷蘭飛利浦公司。

1986年6月,荷蘭飛利浦公司與工業技術研究院(工研院)簽署共同投資成立台灣積體電路公司(台積電)之意向書,並計畫投資台積公司27.5%;同年10月正式簽訂合資契約書。


1986年6月荷蘭飛利浦公司與工研院簽訂投資意向書。照片來源:中央社
相關資訊請移駕參觀「台積創新館」http://www.tsmcmoi.com/ch/

荷蘭皇家飛利浦

1998年,成立超過百年的飛利浦,被荷蘭王室授與「皇家」的稱號,改名為「荷蘭皇家飛利浦電子公司」。如今,一百廿五歲的飛利浦,歷經過兩次大戰、大蕭條、金融危機,百年中不斷蛻變,如今以一種嶄新的姿態成為荷蘭的國寶品牌。

©2020 宸宇事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電話:02-2281-2541   0915-859-517
信箱:service@aliva.com.tw
地址:新北市蘆洲區信義路266巷24弄7號3樓
網頁設計 by IPCO
f
g+